首页 工作机构 工作动态 文件通知 政策法规 评估管理 推普宣传 培训测试 学习园地 语文教育 学术研究 语言学会
您的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
  琐议“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日期:2013-04-06 07:08:54 浏览:0
 

钮葆

    《师说》是唐代学者韩愈34岁时写的一篇至今仍有重要影响的好文章。文章在引孔子所说“三人行,则必有我师”后,明确提出:“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这里的“不必”是“不一定”的意思,不是“不需要”或“用不着”的意思;“闻道”这里指“懂得道理”;“术业”这里指“学问和技艺”;“专攻”这里指“专门研究”;“如是”的意思是“就是这样”。

    这段话里面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今已经成为著名古训(或者说常用格言),被人们普遍认同和广泛引用,对治学、做人颇有裨益。但目前也的确存在着对这个古训理解上的消极和偏激,这是应该引起注意的。

    先说理解上的消极。

    表现大体有二:其一,有些人认为,“闻道有先后”嘛,我是晚辈、后学,所以我理所当然后知后觉。于是,他们在做学问上心安理得地不努力进取,在工作上心安理得地不主动担担子。其二,有些人认为,“术业有专攻”嘛,我不是学某某专业的,所以尽管我的工作同那个专业有关,但对那个专业不了解是理所当然的。于是,他们在学习上同样心安理得地不努力进取,在工作上同样心安理得地不主动担担子。

    其实,《师说》所述“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并没有这种消极含义——

    在韩愈看来,“弟子不必不如师”,“生乎吾后(按:意思是‘生于我后’),其闻道也(按:‘也’于此是语气助词,可不译)亦先乎吾”是很正常的事情。许多事实证明,韩愈的这个见解是正确的,不少“道”恰恰是晚辈、后学率先“闻”得的。比如:《共产党宣言》是科学共产主义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是人类迄今为止最大的“道”,而它却是由29岁的青年马克思和27岁的青年恩格斯首先悟出、首先提出的。

    《师说》中对“圣人无常师”的论述,对“六艺经传皆通习(按:‘通习’的意思是‘普遍地学习’)之”的称赞,恰恰证明韩愈是能够正确对待“专攻”与博学的关系的。许多事实证明,“专攻”与博学是辩证统一、不可偏废其一的。比如:恩格斯17岁(1837年)即中学还没有毕业时,就被迫去经商了,不可能去“专攻”自然科学;成为职业革命家以后的恩格斯,也显然不是把自然科学作为自己“专攻”的专业。但他著作的《自然辩证法》不但阐明了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观、自然科学观和科学方法论,而且提出了不少重要的科学预见。

    所以,消极理解“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是不正确的,是对这个古训的曲解。

    再说理解上的偏激。

    表现大体有二:其一,有些人认为,“闻道有先后”嘛,我是前辈、学长,某某学术见解是我首先提出的,你们作为晚辈、后学,安守我所定的成规就行了,不该搞什么超越。于是,他们对晚辈、后学的超越要么不屑一顾,要么愤愤然。其二,有些人认为,“术业有专攻”嘛,我是这个领域里的专家、权威,我才有对这个领域的话语权。于是,对于业外人的意见不予重视,更不去主动征求业外人的意见。

    其实,《师说》所述“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并没有这种偏激含义——

    在韩愈看来,“师不必贤于弟子”,“道之所在,师之所存(按:意思是‘谁懂得某个方面的道理,谁就是那个方面的老师’)”是很正常的事情。许多事实证明,韩愈的这个见解是正确的,“闻道”的先后、以至闻不闻得“道”,跟资历的深浅并不绝对成正比,并不具有绝对的必然联系。能够真正领悟韩愈这个见解的资深者才不失长者风范。比如:梅兰芳在上个世纪初就已经是京剧艺术名家,1919年程砚秋正式拜梅兰芳为师。几年以后,程砚秋创立了独具特色的“程腔”,梅兰芳对此既不是不屑一顾,更没有愤愤然,而是:1923年11月15日,程砚秋由上海演出返京,梅兰芳亲赴车站迎接;1932年1月5日,梅兰芳为程砚秋赴欧游学亲办欢送会,并在会上坦言:“玉霜(按:程砚秋当时表字玉霜)是我的一位好朋友……我很相信他的聪明才力,远在我辈之上。”

    《师说》中对“古之圣人,其出人(按:指超出一般人)也远矣,犹且(按:意思是‘尚且还’)从师而问焉”的论述,对“巫医百工之人,不耻相师(按:指不以互相学习为耻辱)”的称赞,恰恰证明韩愈是非常赞成正确对待业外人的意见、积极吸收业外人意见的。许多事实证明,对于各个专业来说,业外人的意见未必没有可取之处,他们的意见往往对“专攻”来说是必要的补充,甚至能起到关键作用。比如:数学大师华罗庚,初中毕业后因家境贫困便辍学了。但他坚持不懈地刻苦自学,于20岁那年(1930年)写出了颇有学术见解的论文《苏家驹之代数五次方程不能成立的理由》。对于华罗庚这样一个既没有大学文凭又没有显赫背景的年轻人,大数学家熊庆来却丝毫不存偏见,不因他不是“术业有专攻”的数学圈内人而无视他的学术见解和学术成就,相反,熊庆来见到这篇论文后非常欣喜,很快就把华罗庚推荐到清华大学数学系任助教,为华罗庚创造了在数学王国中“术业有专攻”的第一个弥足珍贵的机会。

    所以,偏激理解“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是不正确的,是对这个古训的曲解。

    当然,我们也不能由以上所述就得出另一个错误结论:“闻道”的先后同年龄、资历等毫无关系,“术业”的专攻同学历、专业背景等毫无关系。这显然是走到另一个极端去上了,是我们完全不能认同的。恰恰相反,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地看待年龄、资历、学历、专业背景等等,积极、完整地理解“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个颇有教益的古训,这个健康美好的格言。

    中国语文现代化网:http://xiandaiyuwen.com/viewnews-549.html

 




吉林语言文字网

吉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主办
吉林省教育信息中心 制作维护
吉ICP备05009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