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作机构 工作动态 文件通知 政策法规 评估管理 推普宣传 培训测试 学习园地 语文教育 学术研究 语言学会
  语文教育民族化的内涵及其功用  
日期:2013-04-06 15:45:14 浏览:0
 

张玉新

    中国古代的语文教育是汇经、史、哲于一体,熔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于一炉,集伦理道德、文化知识甚至自然常识等教育于一身的“大语文”教育体系。学科意义上的语文教育始于清政府颁行《奏定学堂章程》。中国的近代教育主要学习西方,在西化的过程中,我们得到了许多惨痛的教训。在新一轮课改的语境下,我们有必要研究语文教育的根本出路,走民族化之路。

    长期以来,关于民族化的讨论一直众说纷纭。有人把民族化和“民族性”“民族精神”等同;有人把它与“民族特色”“民族风格”当作同义语;也有人把它解释为“化你为我”“化无为有”,用以表示借鉴外来文化;还有人把它解作继承与借鉴两层意思。我们认为,“民族化”一词同“同化”“现代化”“绿化”等等词语一样,在构词上具有类化性质,词性是动词,具有动词的词汇特点,表示事物的动态、变化发展的过程。“现代化”是表示把非现代的化为现代的。“民族化”便是把非民族的化为民族的。化,是一个变化、发展的过程。民族,指示着这一过程的方向、目标。①

    语文教育民族化,有两个层面的意思:其一,凡外来的经过借鉴、吸收、溶化,成为本民族语文教育的一部分,丰富、促进了本民族语文教育的发展,便是语文教育的民族化;其二,本来是本民族的,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异化为非本民族的了,必须使它回归,回归便是语文教育的民族化。但是,回归不是复古,而是在否定之否定之后的扬弃。本文要阐释的语文教育民族化问题,包含了以上两个层面,重点指向第二个层面的意义。

    每一个民族,不论其大小,都有它自己的只属于它而为其它民族所没有的本质上的特点。体现在语文教育领域里的民族性便是民族内容(民族心理、民族精神、民族生活)的特性和民族形式(构成艺术形象的民族语言、文体、风格、韵律等)的特性的总和。经过长期的历史演变,这种民族特性便逐渐形成文化的民族传统。继承语文教育的民族传统,是教育繁荣发展的客观规律。任何民族的教育都是代代相传,不断积累,充实而发展的。但对传统的继承并不意味着一成不变地照抄前人。现时的社会生活条件和现时的审美形式总在要求我们以批判的态度,从继承中创新,推陈出新,创造出新的民族文化传统。所以,继承立足于发展,立足于更圆满地更充分地表现我们现代的民族。从这个意义上讲,民族性并不是僵化的、不能变动的东西。它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它既是继承性的,又是发展性的。这便是民族性的本质内涵。

    关于传统的不断更新与形成的情形,可以用武汉的江汉会合来作比喻。长江流到汉阳龟山脚下,汉水从西北方流下来入于长江之内。汉水入江的口子,激流汹涌,行船要特别小心。并且水也分成两种颜色。但再下去一段,便看不见激流,也看不见哪是江水,哪是汉水,而只觉得它是一条浩瀚的长江,顺着自己的河床,有规律地向东流去。长江的河床,便是把许多旧流、新流,融合在一起的力量。假设新流一下子冲垮了原有的河床,便不仅会泛滥成灾,连长江和汉水,也都会消失掉。一个民族由许多大圣、大贤、大思想家所创出的民族精神的内容、理想的方向,正如河流的河床一样。谁能认为只有冲垮河床,才能容纳新流呢?谁能认为只有彻底否定维系一个民族所自来的精神、理想,才能容纳新的事物呢?②

    语文教育的传统是紧紧围绕汉字的特点、汉语的特点,以及学生的认知特点形成的。语文教育的传统是一个阶梯式的循序渐进的教学过程。这个阶梯可以分成两个阶段:初级阶段,以积累识记典型的语言文字材料为主;高级阶段,以感悟已积累、识记的典型的语言文字材料为主。积累是集中的,感悟是反刍式的,感悟过程是伴随人生阅历的不断丰富而螺旋式上升的。

    1.识字教育:这是传统语文教育的一个重点。在这方面,前人用的工夫特别大,积累的经验也比较多。最突出的作法是在儿童入学前后用比较短的一段时间集中识两千左右汉字,然后才逐步教他们读书。既然是集中识字,首要任务就是把字记住,至于这个字怎么用,怎么写,并不马上提出很高的要求。

    集中识字能够实现是汉字的特点决定的。汉字不是拼音文字,不能像欧美儿童那样,学会二三十个字母后,可以一边识字,一边很快就能成句乃至成段阅读。学汉字必须一个一个认,一个一个记;在认识一定数量的汉字之前,无法阅读。不阅读,不跟语言实际联系起来,识字就失去了意义,识字的成果也无法表现出来。识字的目的为了阅读,不识字就不能阅读,识字太少也不能阅读,所以必须集中识字。好在汉字的表意性特征、少形态变化、独特的字理结构为集中识字提供了可能。再加上识字教材《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蒙学读本充分考虑了汉语的四声音律的特点,充分展示了汉语的音乐美感,在促进记忆方面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从而保证了集中识字的顺利进行,成为传统语文教育最富活力的组成部分。

    2.识字的继续,阅读的起步:这是传统语文教育注重循序渐进的重要表现。儿童认识了两千多个字,便开始读《四书》,说是读,其实是背。认两千多个汉字就读《四书》是不够的。其实,读《四书》是另一种形式的识字,通过专著式的阅读识字。当然,儿童不可能理解《四书》的内容。这一点曾遭到五四以来的激进人士的攻击,认为不顾儿童的实际情况,扼杀儿童的学习热情,是腐朽的教育方法。现代心理学研究认为,儿童的思维发展是先记忆后理解,先整体记忆,后局部记忆;成人则相反。儿童处在记忆的黄金期,集中积累典型的语言文字材料,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精神文化的底子。

    当然,读《四书》既是进一步集中识字、扩大识字量的一种手段,也是阅读的起步。只不过这个阅读以诵读、背诵为主要形式。

    在识两千多个汉字与读《四书》之间,存在一个空档,需要弥补。古人的作法是编辑适合儿童的韵语知识读物,充分发挥汉语四声音律的优点。例如训诫类的《弟子职》《弟子规》《女论语》《性理字训》《太公家教》《小儿语》《续小儿语》《古今贤文》《蒙求》(《兔园册》《史学提要》《史韵》《韵史》《鉴略四字书》《咏史诗》《编年歌括》《名物蒙求》等)。

    这些读物最大的特点就是使用韵语和对偶。整齐、押韵,念起来顺口,听起来悦耳,既合乎儿童的兴趣,又容易记忆。前人大量使用整齐韵语的办法,的确充分运用了汉字的有利条件。对偶跟押韵一样,也是汉字的特点,也有利于儿童的朗读、记诵。从声音上说,和谐顺畅,读来上口,听来悦耳;从内容上说,或者连类而及,或者同类相比,或者反义相对,给人的印象特别鲜明生动,容易联想,容易记忆。

    这些读物的最大作用就是完成从识字教学向阅读教学的过渡。古代言、文分家,只识字仍然不能很好地读古书。可是《蒙求》之类的韵语书籍,其语言形式是文言的,其内容都是介绍名物、掌故的。儿童在识字的同时记住一批名物、掌故,等到正式教他们读书时,就有了知识积累。可以说,韵语知识读物是跨越白话、文言间那条鸿沟的一座桥梁,在文言时代,它是从识字走向阅读的很好的过渡。

    3.读写基础训练:集中识字和韵语读物是读写的基础。这个阶段,一般的作法是:开始教学生读《四书》《五经》;配合读经,教学生阅读简短的散文故事和浅易的诗歌,教学生对对子,有的还教给学生一点浅近的文字、音韵知识。

    在阅读方面,从三字、四字的整齐韵语到内容复杂、词句错综的文章,中间仍然需要一个过渡。前人让散文故事担负了这个过渡的任务。散文故事已经用散体,不再用韵语,不过内容都很简单,一则只讲一个故事。名物掌故类的如《书言故事》《白眉故事》,人物故事类的如《日记故事》《蒙养图说》《二十四孝图》《童蒙观鉴》。这些读物大都有插图,有助于引起儿童的阅读兴趣,帮助儿童理解故事的内容。

    除了阅读散文故事,还读诗。教材主要有《千家诗》《训蒙诗》《神童诗》《小学弦歌》等。诗歌除了读来朗朗上口便于大声诵读之外,可以启发想象、开拓胸襟,积累典型的语言文字材料,为将来的写作打好必要的语言基础。

    在写作方面,这个阶段开始教学生对对子(属对)。属对练习是一种不讲语法理论而实际上相当严密的语法训练;经过多次练习之后,学生可以熟练掌握词类和造句的规律,并且用之于写作,因为一开始就是通过造句的实践训练,不是只从一些语法术语和抽象定义学习。除了语音训练、词汇训练、语法训练的作用之外,属对还有修辞训练和逻辑训练的作用。有人认为属对是作文的开始,还有人认为属对是通文理捷径。属对训练所蕴含的传统语文教育的精华,值得我们研究。鲁迅、郭沫若等大文学家童年时期属对的例子很有说服力,属对的确能启迪儿童的灵性。

    4.阅读、写作教育的深化:这是在积累了典型的语言文字材料的基础上的感悟阶段。    阅读方面:阅读训练的范围以经书和古文为主,辅以诗赋、时文;阅读训练的原则是文道结合;阅读训练的方法是熟读、精思、博览;阅读教材是古文选注评点本,塾师往往不定某一本,多本参选,这也是传统阅读教材的一大特色。写作方面:作文训练的原则是“词”“意”并重(义理辞章并重),作文训练的步骤是先“放”后“收”(首先鼓励学生大胆地写,等有了一定的基础再要求精练严谨),作文训练的方法是多作多改或多作少改,多作指多写成篇的文章,多改指自己多揣摩自己的文章,勤加修改,是自改;少改指教师不要把学生的文章改尽,要留有余地,保护学生的写作积极性和自尊心。③

    教育的职能无非是在社会需求与个人需求之间建立桥梁,通过传授文化内容而培养人,通过培养人而弘扬文化。教育之所以能够产生教育的作用,之所以能够发扬文化的教化价值,之所以能够培养人,就在于教育本身是一种文化解释活动,或者说教育阐释着文化传统。

    传统教育,正是通过这样循序渐进、长期有效的形式,将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下来,将文化的传承人塑造出来。在基础教育阶段,没有哪个学科能像语文学科一样承担起这个教化作用,因为语文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充分发挥其促进学生发展的独特功能,使全体学生获得应该具备的语文素养,并为学生的不同发展倾向提供更大的学习空间;要为造就时代所需要的人才,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创造力和凝聚力发挥应有的作用。”④

     注:

    ①袁良智:《对“民族化”的界说》,《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第3期。

    ②徐复观:《传统与文化载中国人文精神之阐扬》,中国广播出版社1996版。

    ③参见张志公:《传统语文教育初探》,上海教育出版社,1979版,第12页。

    ④《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页。

    (原载《社会科学战线》2007年第4期)

    张玉新的博客:http://zhangyuxin.blog.zhyww.cn/archives/2010/201011733946.html

 




吉林语言文字网

吉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主办
吉林省教育信息中心 制作维护
吉ICP备05009815号